加快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后发县域的“泗洪嬗变”

加快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后发县域的“泗洪嬗变”

| 0 comments

2014年4月21日,河北省组织75名县书记到江苏省泗洪县举办专题研讨班,全国各地来泗洪考察学习已逾百多批次,都是来考察、学习和研讨后发县域新型城镇化的经验和路径。7月初,记者深入城乡采访,对泗洪加快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的深刻之变、辩证之变,颇多感悟。

“黄粘土、水不淌,十家九户都缺粮;破草屋、漏风墙,扯把稻草就当床……”这首曾广为流传的顺口溜,就是当年垫湖村的真实写照。如今,一个错落有致、环境优美的新型农村社区正在形成。夜幕降临,村民在广场踏歌起舞,笑语声声。

徐德和县委一班人在深入调研中认识到,过去后发县域资源、资本、劳力等发展要素,更多地向城市逆向流动,是农村“三化”进程缓慢的重要原因。经济基础薄弱的泗洪,要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必须加速发展要素的优化配置。

随着一大批劳动密集型、资源加工型项目纷纷落户,全县返乡务工或创业者已达6.4万人。如今在泗洪23个乡镇,只要不挑不拣,农民基本上都可以在家门口找到工作,月均工资在1500元左右,最高3000元以上。

2011年10月,泗洪开始全面推进农村土地规模流转。以促进农民收入不降低、持续增长有保障为核心,算好农民增收、土地节约、集体经济、社会投入“四笔账”。

泗洪河网密布,岗冲交错,历史上洪涝灾害频仍,往往村庄择高而建、道路顺坝而修、居民沿路而居,房屋低矮而简陋,普遍存在着村庄布局散、人口规模小、占地面积多、居住环境差等现象,全县城镇化率低于全省18.5个百分点。

土地节约账。通过对田间沟、渠、路重新配套,新增耕地5.39万亩;原有1997个自然村庄缩并为100个,农村和镇区户均宅基地面积,预计可节约土地19.8万亩,目前已节约土地4.2万亩。

从“要素流散”到“要素集聚”的优化聚变

近年来,到曾经的江苏“经济洼地”宿迁市采访,总有让你眼睛为之一亮,心底为之一振的东西。所辖的泗洪县,那日新月异的城乡巨变,更是让人刮目而振奋。尤其在面貌大变的背后,那发展之观、发展之路的辩证之变。

从“半城镇化”到“新城镇化”的深刻嬗变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城镇化进程加快。但以土地城镇化为主要特征的“半城镇化”问题愈益突出。“‘新型城镇化’最大特点是强调人的城镇化。因此,我们提出在推进中要‘民利为先、质量为本、产业为基、统筹为要’。”徐德说。

在土地集中上,坚持依法、自愿、有偿原则,以全面实行土地确权发证为前提,扎实推进农村土地流转。两年多来,全县累计新增土地规模流转面积134.8万亩,占全县耕地面积的68%。

在人口集中上,大力实施低地价、低房价“双低”战略,坚持户籍改革、地籍改革和土地整理“三位一体”同步推进,征收赔偿、购房补贴、贷款贴息及“双置换”等政策“组合拳”同步实施。两年多来,新增集中居住人口25.66万人。

农民增收账。抽样的8个乡镇,人均耕地2.3亩,土地集中前亩均年纯收入700~800元。土地集中流转后,靠土地租金、被返聘务农、进厂务工、创业经营、惠农补贴等收入,农民年人均达1.5万元左右,比流转前增长60%以上。

土地集中加快农业经营体制、机制创新,初步形成家庭农场和经济合作组织引领,基地与农户联动的现代农业发展新格局。泗洪连续4年被表彰为全省高效设施农业先进县,泗洪现代农业产业园被认定为国家级农业产业化示范基地。

“我家这套房子,三室两厅,均价每平方米900元,按市价建筑成本都在800元以上!”72岁的余友启说。他一家5口人,土地流转后,儿子儿媳在镇上的厂子里做工。

为了让农民集中居住买得起楼房,县乡对土地、房子实施“双控双低”办法,通过控制地价来控制房价,达到低地价低房价。同时,县里协调农商行推出“新居乐”贷款,县财政逐年负担五年内利息的100%、80%、60%、40%、20%。

泗洪成功推进“三化一攻坚”发展战略的思路和经验,引发了诸多中央和地方主流媒体的竞相报道,引起全国各地的关注。中央党校和北京大学的知名学者评价说,泗洪为后发县域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提供了一个具有普遍借鉴意义的标本。

www.55402.com ,上塘镇垫湖村是我国农村大包干的发源地之一,当年分田到户比安徽小岗村还早了90多天。为了体现公平,村民分的地都是好孬搭配,零零碎碎。由于自然条件差等因素,“分”只饱了肚子,并没有脱去全省“经济薄弱村”的帽子。

“洗脚上楼”、“集中居住”,对于散居惯了的农户而言不是件容易事。住了半年多,生活习惯才渐有改变。“我们也有了物业,原来的村干部成了物业管理人员,小区的垃圾定期有人回收,卫生有人打扫,我们也不得不注意起来了。”石明霞说。

集体经济账。通过土地集中,村集体新增加耕地按每亩700元租金计算,全县平均每个村年增加收入近6万元;土地集中促进了全县劳务、农机、水利和植保各类服务型合作社顺势兴起,目前共计成立617个,拓展了村集体增收渠道。

“这是动力也是压力,同时也是后发县域推进城镇化的优势之一。”徐德介绍说,泗洪农村住房90%都是草改瓦的平房,楼房率只有10%,而且现在的空居率达到了45%。这就降低了农村集中居住进程中房屋拆迁补偿的成本。

2011年开始的“合”,让全村1.2万多亩耕地全部集中经营,3700人全部集中居住,“项目集中”,引来了6个企业,2013年村民人均收入突破万元。同样的村,同样的地,同样的人,为何不同的“分”“合”会有如此不同的效应?

74岁的村民任效荣,有感于穷村新变化,情不自禁地唱起了自己创作的地方小调《逛垫湖》:“垫湖是个好地方呀,有山有水有高岗,唱垫湖来鱼米香啊,越想起来越爱唱……永远跟着共产党,跟着党走不变心。”

2013年,全县GDP增长12.5%;财政总收入和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分别增长25.6%、22.4%;城乡人均收入分别增长10.8%和13%,其中,农民人均纯收入突破万元,全县有9项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位居宿迁全市第一。

尽管房价很低,但农村仍有10%左右的困难群体买不起房子。于是,乡村建设不同户型的房子,供他们选择。车门乡陈龙村有60户人口少经济又特别困难的家庭,村里建设50平方米小户型房子,每户只要拿出3万元即可住进去。

走进最早推进“三集中”的石集乡农民集中居住区——汴水新村,那别致的徽派建筑,比城里人的别墅区还养眼。66岁的石明霞一家刚从老村平房搬进这里的楼房时,还觉得很不习惯,不少人在楼宅下烧起煤炉做饭,烟熏火燎。

在工业项目集中上,吸取过去“村村点火、处处冒烟”的教训,坚持集中、集聚、集约发展,在重点乡镇规划建设工业集中区、一般乡镇建设农民创业园、村居建设“三来一加”项目点,为近5万名离地农民提供就近就地就业创业的载体保障。

为吸引农民进城、入镇、住康居示范村,县里规定,自愿放弃宅基地在城区、集镇区、集中居住区购房的,新购房屋契税实行全额征收全额补助,进城、进镇和进集中居住区的购房者分别给予每户5000元、3000元、2000元补贴。

县委书记徐德认为,后发县域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具有城镇建设规划起点高、产业结构布局调整选择余地大、要素优化配置成本低、自然生态环境优良、城镇管理模式和体制创新空间大等后发优势,尤其是群众“城镇化”欲望强烈。

县长徐勤忠介绍,到去年底,全县累计建设小城镇住宅小区192个,农村集中居住区93个,建设乡村住宅901万平方米。更重要的是,越过“半城镇化”,加快“新城镇化”的深刻嬗变。

生活收支账。从入户调查的8个乡镇来看,农户升级使用新式厨房、自来水、抽水马桶等新型生活用具,虽然增加了生活开支,但年均每户收入同比增长了1.76万元,收支相抵,集中后平均每户每年同比净增收入约1.3万元。

他家所在的双沟镇罗岗小区,集中居住了800多户农户,原来的高套、李庄等3个村合并在一起。将原来的村“两委”班子都到小区集中办公,和小区管理中心共同解决村民入住后的各种生产、生活问题。

后发县域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资金和土地是重要瓶颈约束。泗洪通过依托实体公司融资、土地经营融资等多种方式,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通过用好增减挂钩、占补平衡、土地治理等政策,解决“地从哪里来”的问题。

就两年时间,乡里建设了近70万平方米各类安置房,近3万平方米的公园绿地和6000平方米的百姓大舞台,还新建了学校、幼儿园、医院、农贸市场、酒店、商业综合体等公共服务设施,各个集中居住区全部实现绿化、硬化、亮化。

2010年以来,泗洪每年新增“三品”数30个以上,全县累计认证有效“三品一标”总数319个,创建全国绿色食品原料基地200万亩,“三品”基地面积占耕地面积的96.3%,“三品”数量位居省、市前列。

2014年4月21日,河北省组织75名县书记到江苏省泗洪县举办专题研讨班,全国各地来泗洪考察学习已逾百多批次,都是来考察、学习和研讨后发县域新型城镇化的经验和路径。…

农业大县泗洪,工业经济基础薄弱,“三农”比例高,城镇化水平低,在推进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后发劣势明显。但泗洪却能从劣势中发现优势、发掘优势和发挥优势,以科学辩证发展观看待和发展县域。

2011年10月,泗洪县提出以土地向规模经营集中、人口向城镇和农村社区集中、工业项目向园区集中“三个集中”统筹推进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和脱贫攻坚“三化一攻坚”发展思路,顺应经济发展和群众愿望的需要。

随着泗洪“三个集中”创新实施,农村生产、生活方式和社会治理方式开始呈现“三大转变”,农村资源集聚利用、基础设施集聚配套、公共服务集聚布局形成新的“三大集聚”,农民货币化收入、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乡镇财政收入“三大收入”全面提高,全县“三化”进程大大加快。

泗洪人均耕地2亩左右,一家一户零星分布,农民对土地的投入和来自土地的收入有限,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加快,全县有90%以上农民以外出务工经商为主,大多数农民不愿种地、老一辈农民无力种地和新生代农民不会种地等问题十分突出。

城镇化必须要有产业支撑。泗洪为此打出发展要素集聚和优化的“组合拳”:大项目落户泗洪经济开发区、一般项目落户乡镇工业集中区、小项目进入村居创业园。全县“项目集中”,吸引226家规模以上企业落户。

从“后发劣势”到“后发优势”的辩证思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