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王故里,乡村少年的“球王梦”

球王故里,乡村少年的“球王梦”

| 0 comments

球王故里,乡村少年的“球王梦”2017-04-07 10:04:08 我要评论(0)
分享到9岁的戴振宇朝右边线拉球,靠速度硬吃下对方前卫,接着晃过最后一名后卫。两个U10的防

南方农村报记者 魏伯航
9岁的戴振宇朝右边线拉球,靠速度硬吃下对方前卫,接着晃过最后一名后卫。两个U10的防守球员似乎在年龄上并不占优势,他们只能勉强追随戴振宇,眼瞅着他打入本场的致胜一球。
这是球王李惠堂的故乡梅州市五华县横陂镇中心小学足球训练中心(下称足训中心)日常一幕。在全国校园足球热的大背景下,这里的足球氛围更显浓郁一个小镇的中心小学,拥有5支青少年足球队,共有队员70多人。
不过,打造新球王没那么容易,尽管学校向外面输出了不少人才,但因为足球教练多是半路出家,学生的水平上去了,教练的水平跟不上。另一方面,踢足球的孩子只能遵循校队-体校-俱乐部选拔的上升途径,渠道相对狭窄,部分家长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孩子有健康的体魄,或许是足球带给他们的最大好处。
每天傍晚一个半小时的训练必不可少。 魏伯航 摄 人物介绍 亚洲球王李惠堂
李惠堂(1905-1979),中国近代体育史上著名足球运动员,被称为亚洲球王。
李惠堂1905年出生于香港。其父李浩如,系梅州市五华县人。李惠堂4岁随母亲回家乡居住。这个天性喜爱足球的孩子,把家门口的狗洞当成练习射门的目标。从香港带回的足球被踢坏后,就从家门口的两棵柚子树上摘下柚子来当球踢。柚子都被摘完了,他又用布巾扎成布团当作足球。
1921年,李惠堂考入足球运动比较普及的香港皇仁书院,接受比较系统的足球训练。一次,他与英国海军球队比赛,球刚过中线就拔脚劲射,球竟穿过好几个英国选手的人丛入网。他还曾一人从后场盘球,接连晃过四五个前来阻截的对手,一直把球带到对方禁区,从容起脚,把球攻入门。
1976年,联邦德国一权威足球杂志组织评选活动,将中国的李惠堂、巴西的贝利、德国的贝肯鲍尔、阿根廷的斯蒂法诺和匈牙利的普斯卡什评为世界五大球王。据统计,李惠堂在各项足球比赛中共射进1860个球,是迄今世界上进球逾千个的五大巨星之一。
本土教练自创训练方法 李惠堂的故居联庆楼与足训中心的距离只有一箭之地。
这里的群众热爱足球也支持足球。横陂镇中心小学拥有U9-U12及女足5支青少年足球队,共有队员70多人。在各方社会力量的支持下,学校投资200多万元建成足训中心,14名U9足球队员入住其中,由足训中心主任巫春龙照顾。巫春龙是14个孩子的教练、宿管老师和书法老师,从过年到现在,他还没有回过一次家。
教练都是半路出家
用五华县体育局局长廖焕雄的话来说,横陂镇中心小学的5名足球教练都是半路出家。巫春龙普师出身,自考本科读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U9教练李高华原来是语文老师;U11教练陈志强以前语数外三科均有教学任务;U12教练李振华常年做行政管理工作;女足教练李可华教语文出身,现在还兼上思想品德课。
去年9月份,足训中心落成,由于缺乏教练资源,学校只能在校内发布招募令。本着对足球的热爱,这些男老师离开文化课岗位,迈入绿茵场。在缺乏专业知识的情况下,他们常常会想出一些创造性的训练方法。
学生上去了,教练跟不上
3月14日,横陂镇中心小学分管足球的副校长魏焕胜组织了一场带球抢球的训练。他与两个孩子组成一队,对手是另外三个孩子,要求在圈定的范围内,自己不丢球的情况下,抢断对手脚下的球。进行了几轮,魏焕胜表示够呛。这个项目是他前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琢磨出来的。
着迷于荷兰三剑客精妙配合的陈志强,当比赛出现僵局时,他对小队员的要求就是我站在球场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是突破口。孩子们喜欢好脾气的陈老师,每天早晨体能训练时,陈老师都会发一根棒棒糖。和以前做教学工作不同,陈志强每月多了500元补贴。
看球的经验,个人的思索,自学的知识,是这些教练总结训练方法的来源,他们也承认自身与专业级别的差距,学生的水平上去了,教练的水平跟不上。现代足球在高速发展,但教练团队的教学方式是落后的,包括体校也跟不上。五华县体校校长吉大昌说,全县业余足球教练近50名,基本都存在这一问题。在魏焕胜看来,乡镇足球人才断层的原因,还是待遇问题,读体育专业的很多,但是毕业后都去了珠三角地区,留不住人。
五华获小世界杯征战资格
不过,在师资力量短缺的情况下,五华县及横陂镇的青少年足球攻坚克难,取得了一系列优异成绩。2015年,五华县U12男子足球队获得了代表中国出征享有小世界杯之称的哥德堡杯青少年足球锦标赛的资格。去年,横陂镇中心小学U9男子足球队在县校园足球三级联赛中取得亚军,U10、U11、U12男子足球队更是荣获冠军。
今年两会,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特别提出校园足球要紧抓师资队伍的培训,对现在的体育老师校长抓紧培训;还有一个就是把现在运动员能用的用起来,当教练、搞培训。最近,五华县体校培养的中国队女足明星钟金玉被引回来做教练。专业化并非能一蹴而就,这是他们尝试的第一步。
孩子远离网吧增强体质,期待专业踢球
3月的一天,魏焕胜带着足训中心U9队员李祖钒与祈福去五华县体校试训,两个孩子的家长一并前往,因为家长的身高、体格也是评判孩子未来身体状况的要件。最终两个孩子没有入选。
农村孩子通过踢球改变人生,部分家长认为这是一条不错的出路。但家长们也清楚,踢出名堂没那么容易,不光要靠后天的发奋,还要看孩子本身的天资,这只是极少数足球尖子走得通的路。
职业化,走新球王之路
新一年的梅州市长杯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又准备开赛了,魏焕胜考虑将远在山东鲁能足球俱乐部预备队训练的李定洋、李文恒两员小将召回来。全五华县被鲁能挑去的3个好苗子,横陂就占了2个,这是魏焕胜最感荣光的事。鲁能全包干的精英培养模式,让孩子享受最顶尖的青训。除了失去与孩子相伴的时间,家长几乎不用付出任何费用,多数乡村孩子的家长乐于接受这一条件。
被选拔去梅州富力切尔西足球学校,则是另一条足球康庄大道。目前,全县分两批选送了23名有潜质的少年,计划培养4年,每人每年的费用为3.2万元,这笔钱来自五华县新球王青少年足球发展基金会。踏入鲁能与富力校门的孩子们在接近新球王的位置。
而戴振宇和其他4名同学被五华县体校校长吉大昌选中,他们将进入体校学习,然后等待进入专业足球学校的机会。
三成足球少年是留守儿童
但能踏上职业化道路的孩子毕竟是少数。李祖钒与祈福虽然落选,但父母不是特别失望。李祖钒的父母常年在外工作,李祖钒由爷爷奶奶照顾,像他这样的留守儿童,横陂镇中心小学的足球少年中至少占了三成。孩子踢足球,课余时间就能得到学校的有效管理,远离网吧,还能增强体质,这是家长们乐见的。他小时候身上易起疹子,自从踢球后,身体好了,所以我们支持他踢球。李祖钒的爷爷说。
为了消解家长对于踢足球影响成绩的担忧,五华县体育局局长廖焕雄特别要求县体校只能选拔文化课全班排名15名以内的孩子,踢球要有灵性,同时也是一项需要动脑子的事情。
能叫出名字的球星不足10个
住在足训中心的李祖钒们每日比走读的同学早起一个小时训练,放学后再加一个半小时。不过,他们知道的能叫得出名字的球星不到10个。U12队员李斌想去英国踢球,他是足训中心不多的有着明确理想的孩子。可是他没看过英超,也分不清曼联与利物浦,他挠着头说道:英国说英语,我有上英语课。
魏焕胜与巫春龙每天为孩子们忙碌。他们不知道哪一天哪一个孩子会被选拔离开这里。所有足球少年的名字都占据着教练笔记本的一页,名字下面是工整的手抄履历,就和职业球员的一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