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304.com > 古典文学 > 罪与救赎:霍桑《红字》的基督教伦理解读

罪与救赎:霍桑《红字》的基督教伦理解读

2019-10-09 11:41

Title: Sin and Redemption: Hawthorne’s The Scarlet Letter from a Christian Ethical Perspective
  Abstract: The American author Nathaniel Hawthorne had an intricate relationship with the tradition of American Puritanism, with which both he and his Puritan ancestors were imbued in character and in belief, and yet his representative work The Scarlet Letter has always received an all-too-simple, one-dimensional critical response from most Chinese readers and critics, rendering it a bitter demonstration of and outright protest against the dehumanizing role of Puritan ethics and, by extension, that of Christian ethics in general. This paper attempts at a new reading of this much-misinterpreted work. By analyzing the novel’s dominant themes, the development of its major characters, the narrative voice, and even its honest criticism of the Puritan community, this paper is intended to reveal that, instead of assailing the Christian ethics, the novel expresses what is central to the ethical values based on the Christian Scripture: the universality of sin and guilt in spite of their various disguise, and the pity on and redemption of the human individuals as well as communities equally enslaved by sin.
  Key words: The Scarlet Letter Christian ethics Puritanism sin redemption
www.304.com,  Author: Su Yuxiao is associate professor at the English Department of College of Foreign Languages and Cultures, Xiamen University and a Ph.D. candidate at the Chinese Department of Xiamen University(Xiamen 361005,China), majoring in literary aesthetics. Email: yuxiaosu@sohu.com
  
   对于霍桑的《红字》在本国语境的评头品足与解读,长久以来存在一种单一化侧向,即海丝特是勇敢追求本性解放、爱情自由的先锋,而牧师丁梅斯代尔是宗教虚伪的象征、宗教桎梏的散货,这二者的痴情正剧表明了流行于17世纪新英格兰地区的清教伦理对本性的杀害,而我霍桑则被授予了反宗教专制的斗士剧中人物。有鉴于此,商酌家很当然地对清教所源出的新教伦理也时有发生总体驳难①。作者感到,这样的解读与驳难均有所偏向,理由如下:首先,就宗旨来讲,《红字》并不是爱情正剧,而是道德正剧,即便在罗曼蒂克主义色彩深远的海丝特身上也包罗着作者确定的清教伦理侧向的道德评议;其二,就人物性子发展来说,故事后半部至高潮处紧重要剧中人物色早就由海丝特转向丁梅斯代尔,展现的是前者东正教信仰意义上的灵魂挣扎与剧变,及其为轶事中大致具有其余人员推动的熏陶;其三,就叙事进程来说,不断参预作者的声响诉说着小编区别于清教主流民俗的宗教悲悯情怀;最终,作者对于逸事人物生活于当中的清教社会的揭穿恰恰注解了圣经福音书中对律法主义与假冒伪善者的批判。所以,我认为,从文章的叙事视点、道德决断,人物的人性发展、时局走向上看,《红字》都深刻显示着伊斯兰教伦理精神:人的普及罪性以及对那罪性的可怜与救赎。值得一说的是,这一伦理核心日常是相互不悖地与霍桑拥戴个体与私家心灵的罗曼蒂克主义情怀共同建造着整部文章的德行之维。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入口,  正如Henley·詹姆士在商酌《红字》时所提出的那么:“就霍桑的不二诀要想象来说,海丝特与丁梅斯代尔那多人能够相守的实际意况尚属平时兴趣,真正抓住她的是在随后持久的时间中五个人的德性光景”(转引自童明103)。遗闻起初时,“通奸”的关系已经停止,四人的恋爱也已全然融合进各自对于罪差异款型的承受中。第一章“狱门”向我们显示了桃红柳绿社会的阐述:监狱、墓地和教堂,表达人类构想的乌托邦无论如何理想,也超脱不了那实在的宿命:罪恶、病逝,以及大力对抗罪恶与死去的魂魄对救赎的热望和追求。紧接着下一章出现的是一连串罪与罚的代表:海丝特和他胸部前边的红字、怀中的小儿、宜春的示众、大伙儿的审理,以及咸阳之外多少个互不相识的娃他妈完全分歧又紧凑相联合土地资产对那罪秘而不宣的反应。前一章中描绘的人生的苦水即就要由这一章中出现的每一人选去演绎。因而大家看见,小编纵然要大家从这场“罪恶与难过的相声剧”(霍Thorne157)中撷取某种“甜蜜的德性花卉”(霍Thorne2),但文章却不用意在做出孰是孰非、曲直善恶的简约评判,亦不在于挞征伐孽、扩展正义,或高贡士性、压迫道统,而是要宣明霍桑理念中的伊斯兰教人性观:“凡人自有的义德,哪怕最完美的部分,亦是一文不值。…… 在那位无上纯洁者眼中,大家一无例外,都以犯人”(Hawthorne161)。正如《圣经·Isaiah书》所说:“大家……全数的义都像污秽的衣饰”(64:6)。缘于此,这一场正剧中无一人是无辜者,更无一人是华贵的表示。用Turner的话说,海丝特殊犯人了“身体情欲之罪”,丁梅斯代尔因遮蔽罪恶,怯于承担,以自作者加害代替对救赎的信赖而陷于“信心虚弱之罪”,齐灵窝斯“以她冷漠的情思侵袭圣洁不可入侵的群情”(霍Thorne113),在意志和理智中选用罪恶而深陷“心智之罪”的奴婢(Turner59)。与此同期,以审判者、正义者自居的清教团体则更显其内在的蜕化发霉与对自己和客人的古板(Hawthorne153,155)。所以,在本场道德正剧中,猛烈的撰稿人插足之声声音在耳边不断鸣响邀我们与剧中人一起直面罪性,期望救赎,同偶尔候提示大家内在的仁同一视、谦卑与包容。

有关海丝特殊犯人的“通奸罪”,那样的论断在明天的知识语境中听来委实某些难听,斟酌家日常都引述海丝特的那句话“大家所做的有它本身的圣洁性”(霍Thorne113)来表达海丝特坚信“她的婚外情中…… 她和她的相爱的人未有非法,所以……不该遭到惩治”(崔竞生 郭建友46)。诚然,海丝特确是“《红字》中浪漫主义观念的卓著倡导者”(Ryken,Realms of Gold148),她依从心灵真实的真情实意和本能,追求脱离风俗束缚的民用自由,并在深居简出中坚定不移。她坚信自身与丁梅斯代尔的组成是出于内心真挚的激情;此后在独立承受污辱、绝不供出恋人,并饱经风雨抚养女儿珠儿的悠久岁月底,更注明了其爱情的不懈和对生命刚烈的权利心。那总体使他有足够理由相信他所做的“有它本人的圣洁性”,就算其初阶有违教会的“圣洁”律令。
  可是综观整个轶事,我们却看见,海丝特“在大大多情景下对她所做的事是兼具深深的羞愧感的”;②对此海丝特为和煦行为所做的论争,有争辩者以为,“陈诉者重申的是海丝特深沉、大胆的研究,并非注解那样的讨论能引她达到普遍的真谛”③。正如霍桑对海丝特生活于当中的老林,罗曼蒂克主义者情之所钟的大自然的表示,在千姿百态上充斥了含混性,“既将它看为道德错谬的荒地,又将它正是天赋自由与爱情的栖所”(Ryken,Realms of Gold141)。同样,霍桑的清教道德观与原罪观使她在对海丝特罗曼蒂克主义精神怀有深远同情以致景仰的同不常间,仍“不否认海丝特的同居是荒谬的,但还要发挥了对过犯者内心隐衷的可怜和注重”(Brown57);既料定那桩婚外情对他自身和周遭关系密不可分的另外四人都导致了害人,又认为“那是一种欲望的罪恶……不是明知故问的”(霍桑237)。在此,霍桑就好像无法对海丝特做出贰个鲜明的德性判别。但实在,正因那判别的含混,才折射出佛教伦理观对于罪的概念:福音书中的耶稣看见大家都有趋向罪的特性,因而对于俗世为罪所困的大家不曾以为振撼、愤怒或生气,只说她道成肉身不为审判,乃为救赎(《圣经·约翰福音》3:17)。
  海丝特的救赎,也许说她针锋相对于任何七个男配角更早获得的内心安宁和自便,是发源她对罪的公然与结果的面前境遇和担负。狱中的阅历,衡阳的示众,社会的丢弃,胸的前边的“A”字,以及珠儿作为“A”字的活的见证,如此“光天化日”的刑罚倒成为他的某种“珍惜”(霍桑103),因为她已无所隐匿,也就无所丧失。直至后来,突显凌辱的红字以致“含有修女胸的前面十字架的含义……给予佩戴的人一种圣洁性,使她得以安度一切大难”(霍桑199),并授予她一种遗世独立的人身自由,一种入眼人性的力量,一种体恤众生的胸怀。固然小说并未对海丝特是或不是确实悔罪作出明示,她对此收受他无私援救的清教团体也一贯若即若离,但清教伦理所强调的一项美德——诚实——她始终百折不挠,如她要好所说:“诚实是自个儿谨守的独步一时美德,何况不管通过什么样的不便,笔者都委实把握得很牢”(霍桑229)。而在遗闻结尾一句极富道德感化意味的话更表明了海丝特这一规矩的材料对他的拯救意义:“诚实吧!诚实吧!诚实吧!纵使不把你的最坏之点,坦白地出示给世界,也要表示出一点迹象,借此能够使人推想到你的最坏之点!”(霍桑292-293)那句训诲不独有可看作海丝特经历的三个脚注,更是陈说者从“可怜的牧师的无语经历中”(霍桑292)直接提炼出来的训诫。
  牧师丁梅斯代尔的境遇与海丝特恰成相比。要是说罪证的鲜明与任何社会的弃绝反而给海丝特培育了一份孤独的牢固性与人身自由,那么丁梅斯代尔深受罪感奴役折磨而身心俱裂的场景正是由于罪的隐形与无知的民众对他的熊熊拥护。
  对于丁梅斯代尔,常常以为他是个胆小的两面派,是海丝特的反衬,与见义勇为的海丝特相较只好是个遭轻视的目的。但作者以为,牧师既非平时意义上的“虚伪”,其脾性塑造更非为映衬海丝特的勇毅。相反,他是真诚的。从随笔的后半部第十二章起直至高潮的第二十三章,他进而这一段传说的中坚。
  关于“虚伪”,假诺它指的是任何理由下的口是心非,那么最少就丁梅斯代尔在布道坛上公众授予他的“Smart”形象与她在次卧中生比不上死的卑屈光景的差别来说实在是那般。但还也可以有一种宗教的“虚伪”,即福音书中耶稣指摘的那多少个志高气扬,“把难担的重负捆起来,搁在人的肩上,但自个儿一个指头也不肯动”(《圣经·马太福音》23:4),且良心平昔不受打搅的“雅士与法利赛人”。若“虚伪”指的是继承者,那么丁梅斯代尔的情形则统统与此相反。他江淹梦笔对团结的心头虚假,所以暗暗“饱受折腾……既从牧者职位所代表的纯洁中败坏,又得时时拖曳着那份机密,将它禁锁在深受会众崇敬的外界下;与此相同的时候,他要目睹比她柔弱的罪的同伴无遮无拦,站在大家的咄咄目光之下,承受赎罪的切肤之痛和羞辱” (詹姆斯 89)。 面前遭受友好的罪,他远不比海丝特坚强,但有研讨者以为,那可能正是“因为她的灵魂比海丝特更敏感”(Crews 143),由此更不堪罪之重负。其实,从海丝特示众那天丁梅斯代尔奉命劝她供出情侣的口舌中,大家听出的与其说是他的两面派,不及说是他内心的撕裂、痛心、苦弱,以至央求:
  
  笔者就责令你讲出同你一齐违反法律的伴儿和同你三头遭罪的陈雷之契永利集团app下载,!不要由于对他抱有荒唐的怜悯和柔和而保持沉默吧;因为请您相信自身的话,海丝特,就算那样一来他就要从高位上走下去,站到你的身边,和您同受示众之辱,但总比平生埋藏着一颗罪恶的心灵要好受得多。你的沉默对她能有什么用?无非是诱引他——啊,事实上是强迫她——在罪名上再蒙以煞有介事!上天早就赐给你叁个公开受辱的空子,你就该借以冰清玉洁地制伏你心中的冷酷和外部的痛心。未来进献到你唇边的那杯辛辣而平价的黑醋那人大概贫乏勇气去接过来端给本身,可自己要申请你注意,不要阻止他去领受吗!(霍桑107)
  
  但是,人生的谬论却是:正由雷文杰丝特爱她,拒绝供出他,所以救不了他。而出于他自个儿努力的别样善行、苦行、自己忏悔也不能使她从罪感的重轭下解脱。在此我们看见东正教伦理对于受罪性奴役之人的推断:人敬谢不敏自救,除了信仰。但这位宣讲信心的牧师由于陷于掩饰的罪中,失去了基督徒最首要的人品:心灵的老实,由此也失去了对“因信称义”这一伊斯兰教核心教义的信赖,以至于以本人驱策来获得救赎。
   较之传说中的其余主演,牧师的培养训练就像是最出色地反映了这些趣事所描述的“人性的虚弱和优伤”,同期也预示了牧师得到救赎与新兴的必然性。管理学商酌家莱肯在评述《红字》时提出,海丝特所面前境遇的争持,在全书发展到四分之二就已解決——她早获得清教徒社会某种程度的珍视,“至此大家才察觉《红字》的骨干实际不是海丝特,而是丁梅斯代尔。……整部文章的实行,是为着谋求丁梅斯代尔的得赎。……《红字》,诚如商酌家W·斯特西·Johnson所言:‘是救恩的全体表现’”(Ryken, Realms of 高尔德 153)。
  趣事发展到最后一个场地,刑台第三次面世时,一向呈现比海丝特亏弱的牧师第贰次显现出海丝特别马尘不及的智慧和勇气:在未曾甩手罪负以前,海丝特提出的逃逸并无法加之他当真的任性,也不能担保海丝特与她们的儿女的美满,正如阴险却精通的齐灵窝斯正确提出的那么:“除了那些刑台以外,再未有那样三个隐私的地点……你能够逃得过自家了”(霍桑287)。独有靠着 “那领作者到这里(刑台)来的上帝”(霍桑287)坦白承认他是“世界的罪犯”(霍桑288),放弃从前他“相当受其困的极致的自个儿”(Elliot 85),才使他得以接受赦罪之恩,五年中脸上第一遍泛起“胜利的脸红”(霍桑289),第壹次接受亲生孙女的吻。而与阿爸新生命的接触也神迹般地解除了儿女后天而有罪的诅咒,使得这顽恁的子女开端体会领会人类的爱护和优伤。这段描述就算不乏霍桑将该文章定为“传说”(romance)的非现实色彩,但中间带有的救赎宗旨却拒绝漠视。牧师得救的性命如一粒落在地里的水稻(《圣经·John福音》12:24),他不停藉自身的自由使女儿内心的“符咒”解除,就如也语焉不详预示着齐灵窝斯也从他的就义者的新兴中获取某种程度的救赎。

齐灵窝斯所犯罪恶的暴虐堪与妖魔鬼怪比。自暗中锁定他的算账对象后,他倾终身的生命力来施行那项鬼怪的重任。因其凌犯的是独自上帝才有权干预的人类灵魂,又以她过于发达的脑力湮灭对全人类的别样心情,霍桑从她的信教守旧和她作为罗曼蒂克主义者对全人类心理的保护出发,感到齐灵窝斯的罪实不可赦免,乃至相当高明地用了“leech”那几个既指“吸血鬼”、“榨取外人脂膏者”,又含“医务人士”之意的词在天问、十章的主题材料中指称齐灵窝斯。但便是对于那样三个完完全全堕落的罪人,在她竭尽心智折磨他的不知情的就义者时,霍桑仍忍不住地悲叹:“那杰出的、孤独的动物(“动物”原来的文章是creature,也可以有“受支配者”、“奴隶”之意),他比她的就义者更不佳”(霍索恩72)。最后,当丁梅斯代尔死去,齐灵窝斯失去她的复仇指标时,霍桑再一次惊叹地称他:“这一个不幸的人”,并说对她“大家都情愿表示点慈悲”(霍桑293)。此言昭示出,固然如此三个罪恶昭彰的人,他照旧是被罪恶主宰,为恶魔从军的奴婢(霍桑293)。因而,在“结局”这一章,霍桑仍为她布署了把死后遗产遗赠给前妻与情敌的闺女珠儿这一个可赞扬的行为。
   最终,大家来深入分析全数那么些人物生活于当中的清教社会,随笔第二章的“市镇”是其一社会的缩影。源出以爱与救赎为宗旨的伊斯兰教信仰的清教主义本不应该表现出严酷残酷,但“市镇”这一章中一大群以审判官自居的内人子们真的呈现出对海丝特令人魂不守宅的狂暴,以至满腹幸灾乐祸等这几个人尘寰最卑琐的心气。圣经说:“幸灾乐祸的必不免受罚”(《圣经·箴言》17:5)。那一个表现“声名特出的教会会友”(霍桑 92)们的变现只可以评释他们深陷于堕落而不自知,那与约翰福音第八章陈说的三个淫妇的传说中的那多少个“雅士和法利赛人”有着耸人据书上说的相似。霍桑对那个不自知、好定罪、不体恤的部落的揭秘也毫不含糊:“那是海丝特独自壹位的非法乱纪吗?……假设随处都揭发实际意况的话,在海丝特·白兰以外,许三人的胸上都要闪亮出比非常流行字来”(霍桑 125-126)。
   与此同时,霍桑也鲜明提议那一个清信徒狠毒作风的社会原因,即那个社会的政治和宗教合一制度。“他们把宗教与准绳视为一体,而且这两侧又完全浸泡在他们的性情中…… 二个非法乱纪的人……从这么的旁观众所能查究的体恤,真是又不足又二之日”(霍桑91-92)。当属于内心良知的信奉用外在的法律条文去规范时,难免孳生出以外表去遮饰内在的作假,相同的时候原来敏锐的良心感到反为只好管束外在展现的粗糙的规定条目款项所挫钝,以至人们只重申审判别人的错,却不敏感本人的恶,因此导致“小编比你清白”(Guerin 59)的神态泛滥在群众体育中。既然有“比何人更天真”的习贯性推断,在庸人之中择取一个人,举例他们的牧师丁梅斯代尔,让他“受着凡尘弟兄如此的钦佩”(霍Thorne155),那也正是预料之中的事了。然则,按东正教伦理,那几个人恰是犯了圣经所说的“拜偶像”之罪——以凡人为崇拜对象却仍自认为虔诚。那么些人的败坏比犯罪而知罪的人更加深。因而, 莱肯也指出:“在新北爱尔兰,由于清教徒们更周密地精通了社会与各级机关的主宰权,因而,清教主义…… 也更偏向于态度的不容情、手腕的强劲,侧向于自满自义、律法主义,偏向于内在的腐化”(Ryken,Worldly Saints 12)。其实,当清教以其政治和宗教合一的样式挤占社会主流意识形态时,它早就背离了“小编的国不属那世界”(《圣经·John福音》18:36)的教育,因此形成的弊病不仅仅为霍桑着力攻讦,也为后代有的有独具匠心见解的道教文学家所诟病。但是,平常读者难以在清教社会制度与伊斯兰教观念里面做出清晰的鉴定分别,而对该文章的误读除了由于“对小说后半部东正教成分的不介怀”外,相当的大程度上“源于将典故中描绘的那一个清信徒形象与佛教本人轻松地同样重视”(Ryken,Realms of Gold 136)。
   但是霍桑在这里一样为那些伪善的组织预示了她们的救赎:那是由海丝特和丁梅斯代尔对罪的痛心之痛的经历带来的,前面三个以其受苦、舍己的善行以及对民意隐情的直觉让她的清信徒邻舍们反思自身的污恶、狭隘,培养内心的舍身取义、宽广(霍桑126,296);前面一个以其深谙“罪恶与优伤的重荷”的可歌可泣布道让罪者获得同情、抢救和治疗(霍桑180),更藉其最后以生命为代价的公然认罪让抱有的人见到罪的宽泛,连他们视若Smart的神魄导师也不例外,进而鞭策他们谦卑自省,并免除将她们凡间的“弟兄”尊如偶像般崇拜的愚盲。惟其如此,他们能力从罪与作者的掩盖中获得自由与启悟的冀望。
  总来说之,霍桑在那部随笔中,不仅肯定了那“大概一贯未有,现在也永恒不会讨人喜欢……却是东正教神学中并世无两能真的获得验证的”(Erickson 193)原罪思想,而且预示了救赎的也许,以及从罪的奴役走向赦罪的即兴的英姿飒爽代价,并尽量表现了对受制于“人性薄弱”的刘禅的怜悯情怀。这全部无不浮现着佛教伦理观念的水污染,就以此含义上来讲,说“霍桑的著作鲜明地展示出福音派教义的剧情”(梁工364)也并不为过。但与此同临时候,霍桑在文章中又实在显示了对清教古板的争论心情和站在这一理念主流之外的小心反思。对于这么一个人作家,借使能撤除前见,对他骨子里这一头昏眼花的基督教-清教背景选用从知识上“领会它,体会掌握它,把握其真精神”(陈维纲2)的神态,那么大家应当能从《红字》中读出比“宗教苦闷下的变态心思、理念争辩”④更增进的剧情。
  
  注解【Notes】
  ① 鉴于此,清教伦理源出的道教伦理观也一并碰到完全清算,比如:“道教从根本上就遏抑着人生,而且破坏着人生,首先将人长远地陷入泥泞之中,然后再让一齐上帝的菩萨心肠之光照射而来,以使这惊喜者自觉为爱心的恩泽所震动而发出一声高兴的吵嚷……伊斯兰教一切心境上的注解,便是为了这病态的心绪所慰勉出来的……显明,独有上帝死了,人才有出头之日。而要是上帝活着,人就只好是自个儿折磨和苦行禁欲以致死路一条。” 见赵红梅 戴茂堂:《文化艺术伦工学论纲》(香水之都: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社科出版社,二零零二年)190。
  ②③ See Timms David, “Nathaniel Hawthorne”, BAAS Pamphlet No. 17 (First Published 1989).
  
  ④ 参见朱虹:“译本序”,《红字:霍桑散文选》,侍桁等译(香水之都:北京译文出版社,1989年)2。
  
  援引文章【Works Cited】
  《圣经》。温尼伯:中国基督教协会,一九九九年。
  [Holy Bible. Nanjing: China Christian Association,1998.]
  Brown,Suzanne. York Notes: The Scarlet Letter. Longman, 1981.
  陈维纲:“译者前言”,《小编与你》,马丁·布伯著。北京:三联书店,二零零零年。
  [Chen Weigang. “Martin Buber and I and You: Translator’s Preface.” I and You. By Martin Buber. Beijing: The Joint Publishing Company, 2002. ]
Crews, Frederick. The Sins of the Fathers: Hawthorne’s Psychological Themes. London: Oxford UP, 1966.
  崔竞生 郭建友:“迷失于社会古板中的女权战士:论 《红字》 中海丝特的形象演化”,《四川外语高校学报》7(二〇〇一):45-48。
  [Cui Jingsheng and Guo Jianyou. “Feminist Warrior Lost in the Social Tradition: On the Transformation of Hester’sCharacter in The Scarlet Letter.” Journal of Sichuang Foreign Languages Institude 7(2003):45-48.]
  Elliot, Emory, et al., eds. The Columbia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Novel.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5.
  Erickson, Millard J. Truth or Consequences: The Promise & Perils of Postmodernism. InterVarsity Press, 2001.
  Guerin, Wilfred L., et al. A Handbook of Critical Approaches to Literature. Oxford: Oxford UP, 1992.
  霍Thorne, Nathaniel. The Scarlet Letter. Hong Kong:东京外语教育出版社, 二零零三年。
  霍桑:《红字:霍桑小说选》,侍桁等译。新加坡:东京译文出版社,1986年。
  [---. The Scarlet Letter and Other Selected Stories. Trans. Si Heng, et al. Shanghai: Shanghai Translation Publishing House, 1990.]
  James, Henry. Hawthorne. New York: Cornell UP, 1963.
  梁工责任编辑:《东正教管管理学》。巴黎:宗教文化出版社,2004年。
  [Liang Gong, ed. Christian Literature. Beijing: Religious Culture Press, 2001.]
  Ryken, Leland. Realms of Gold—The Classics in Christian Perspective. Illinois: Harold Shaw Publishers, 1991.
  ---. Worldly Saints: The Puritans As They Really Were. Michiga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6.
  Turner, Arlin. Nathaniel Hawthorne: An Introduction and Interpretation. 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Inc., 1961.
  童明:《花旗国文学史》(意国语版)。阿塞拜疆巴库:译林出版社,二〇〇三年。
  [Tong Ming. A History of American Literature. English Ed. Nanjing: Yilin Press, 2002.]

本文由www.304.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罪与救赎:霍桑《红字》的基督教伦理解读

关键词: www.3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