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304.com > 古典文学 > 对维吾尔艺术学的外来影响主要来源于阿拉伯、

对维吾尔艺术学的外来影响主要来源于阿拉伯、

2019-10-27 19:10

与新中国同龄的维吾尔当代文学进入21世纪之后面临着一种全新的挑战,那就是全球化所带来的发展和冲击。在这样一个充满机遇与危急的历史条件下回顾本民族文学走过的漫漫历程是非常有意义的,特别是中外文学对维吾尔当代文学影响的研究让我们深刻感受到半个世纪以来本族文学是怎样对待世界性和地方性的关系—这个棘手的老问题的。本文以纵向描述为主、试图梳理西方文学对一个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少数民族文学的渗透和影响历程。
下面,我们将围绕读者、作家、思想这三个方面来进行探讨。
一、 西方文学对民族读者的影响
解放前,对维吾尔文学的外来影响主要来自于阿拉伯、波斯和印度文学,因为伊斯兰文化的大气候自然而然地使它们连在一起。阿拉伯的《天方夜谭》、波斯的《王书》、印度的《凯利莱与代米娜》等世界性名著比汉族文学早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就广泛流传在维吾尔族中是毫不奇怪的。
从上世纪20、30年代开始,中亚地区发生了巨大变化,它们逐渐变成了邻国俄罗斯的联合体;这给乌兹别克、哈萨克、吉尔吉斯、土库曼等突厥语民族的政治、社会、文化带来了重大影响。在文学创作方面,此种影响主要体现在小说创作的崛起和诗歌形式的变革上。他们的民族文学从俄罗斯文学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同时也开启了与欧洲文学交流的直通车。长久以来与中亚地区有共同文化语言的维吾尔文学从此通过学习中亚兄弟民族的新文学,开始间接地接触俄罗斯和西方文学。普希金、果戈理、莱蒙托夫、契诃夫、托尔斯泰、高尔基、肖洛霍夫等顶级大文豪的作品在上世纪50年代前后纷纷介绍到新疆。在这个时期,塔什干、阿拉木图和喀山等地的文艺出版社为促进中苏两国的文学交流起了桥梁作用。整个50年代,在维吾尔知识分子的心目中苏联是一个梦中的乌托邦,苏联文学的价值观,审美观是他们所追求的唯一创作原则。可以说,解放后的前十七年,文学的各种成果和发展趋向根本离不开俄罗斯-苏联文学的引导和影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时期是本族文学通往世界各国文学殿堂特别是西方文学殿堂的一个过渡时期。
“文革”的结束,改革开放的深入,给我国各民族文学带来了从未有过的、开放的、民主的、平等的发展机遇。维吾尔文学就象中国主流文学一样不断接受了外来影响。八十年代初,新疆人民出版社最先创办了第一个维文版的外国文学双月刊《世界文学译丛》(印数逐年增长),此后又出版了《春风》、《外国著名中篇小说选编》等系列图书,区内的各级民族报刊也纷纷设立外国文学栏目,介绍小说、诗歌、散文等体裁的作品。八十年代中期,由中国社科院外文研究所编写的《著名外国作家》(共四卷)被翻译成维文,在广大文学爱好者中间引起了巨大反响。这厚厚的四本书,立时就成了最热门的畅销书。九十年代初《外国文学名著摘要》(共三卷)、《外国文学史》、《古希腊神话传说》和《西方现代派文学概论》(塔伊尔· 阿木提著)等大型专著、教材的相继出版,更加深化了维吾尔读者在这方面的认识程度。于是,在不到十年的短暂时期里,维吾尔读者的视野逐渐扩展到整个西方和世界文坛:如荷马、但丁、博卡丘、莎士比亚、歌德、莫泊桑、巴尔扎克、雨果、大仲马、司汤达、福楼拜、狄更斯、左拉、马克·吐温、杰克·伦敦、欧·亨利、托马斯· 曼、伍尔夫、次维格、卡夫卡、毛姆、海明威、米兰·昆德拉,以及亚历克斯·哈里等文学巨匠的经典之作,这些经典或现代作家的重要作品一部又一部地翻被译成维文,打动了成千上万读者的心。
二、 西方文学对民族作家的影响
我们知道维吾尔当代小说创作的崛起和繁荣离不开前苏联和中亚文学的直接影响。
被誉为《维吾尔当代小说奠基人》的祖农·哈迪尔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他从小就喜欢阅读高尔基、契诃夫、萨德尔丁·埃尼、穆赫塔尔·埃维佐夫、阿不都拉·喀德尔等文学大师的作品,并且在创作上也深受他们的影响。阿不都热依木·乌铁库尔、克尤穆·图尔迪、阿不都热合曼·卡哈尔、库尔班·巴拉提等作家和诗人们也在自己的创作当中不同程度的接受了俄罗斯—苏联文学的引导。
较早把西方文学的创作经验有目的性地运用到维吾尔当代文学的是剧作家图尔逊江·力提甫。他在1988年发表的喜剧《单身汉的婚礼》中成功地借用了荒诞派戏剧的表现手法。
祖尔东·萨比尔是一位开放型的作家。他在自己的整个创作生涯中敢于开拓创新,留下了丰富的文学遗产。他始终向人类精英文化学习,不断追求艺术的完美。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是对他早期创作影响较深刻的一部小说。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他连续发表了《那花园在那儿?》(中篇)、《父亲》(长篇)等少数与以前创作风格有明显区别的作品并且引发了一场争论。在这些作品中,他主要运用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相关理论。
穆罕默德·巴格拉西从寻根文学和文化否定主义—两个完全相对的思想花园里试图寻找自己的创作空间。这种犹豫、挣扎的心灵体现在他中期创作实践中。
青年作家帕尔哈提·吐尔逊是在这方面最活跃、成果最丰富的一位创作者。从他所发表的《弥撒的沙漠》(中篇)、《死亡的艺术》(长篇)、《齐娜尔》(中篇)等一系列作品中读者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西方现代派文论之影响,尤其是弗洛伊德主义的印记。
艾赛提·艾买提的《夜行人》、《寻幕》、《飞毛腿》,库热西江·奥迈尔的《戈壁滩》、《咒骂》,玉苏音·塔什的《车间里的故事》、《属蛇的姑娘》等小说无论在思想主题还是在表现手法方面都向传统的创作观点发起了挑战。
此外,艾合买提江·吾斯曼、巴图尔·肉孜、阿不都卡德尔·贾拉里丁等一批60年代出生的一群年轻诗人运用了与维吾尔经典诗歌完全不同的创作手法。他们诗歌创作的文化背景是法国的象征主义、达大主义、意象主义等现代派诗歌理论。
三、 西方文艺理论对本民族文艺思想的影响
上世纪50-60年代俄罗斯-苏联的批评现实主义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拔动了老一辈维吾尔文学家的心弦,这同样也是时代的召唤。当时的社会现实也要求他们全方位地落实党的文艺总路线-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种单元的、僵硬的文艺思想在维吾尔作家的创作实践中甚至延续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维吾尔作家也大胆地解放思想、敢于创新,发表了一部部优秀的作品。另一方面他们从世界文学宝库吸取了丰富的营养,他们的文艺思想也不断走向成熟。
在艺术表现方面对当代维吾尔文学影响较深刻的外国作家莫过于前苏联吉尔吉斯族作家钦吉斯·艾特玛托夫(1928-)。他的《查密莉雅》、《群山和草原的故事》(小说集)、《别了,古利萨雷》(中篇小说)、《白轮船》(中篇小说)、《早来的鹤》(长篇小说)、《超过百年的一天》(长篇小说)、《断头台》(长篇小说)等作品及时被翻译成维文,在上世纪末的二十多年里,在维吾尔文学中引起了一股“艾特玛托夫热”。作为一个世界性的文学家,他的“宇宙思维”感染了许多维吾尔中青年作家。由此,在维吾尔文学中首次出现了以“回归自然”、“保护自然”、“文化反思”为主题的小说。
从九十年代初期开始,维吾尔文学,特别是小说创作走向了一个多元化的道路。随着叔本华、尼采、弗洛伊德、萨特等思想大师的全面被介绍和各种西方文艺理论著作的不断出版,人们对文学艺术的认识更深刻了。立体的、多元化的文学观点代替了片面的、狭义的文学观点。现在我们从部分民族作家的创作实践中能够发现荒诞派、存在主义、象征主义、悲伤主义、结构主义等各种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流派的迹象。可以说,当代维吾尔文学形成了不同文学观点和不同流派同时并存的自由的、多元化的文艺态势。

参考资料:

  1. 阿扎提·苏里坦,《论当代维吾尔文学》,新疆人民出版社,1997-4
  2. 塔伊尔· 阿木提、《西方现代派文学概论》,新疆人民出版社,2000-11
  3. 胡经之主编,《西方文艺理论名著选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3
    4.《外国作家作品辞典》(电子版),河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2004-3

作者工作单位:新疆大学语言学院
Email:sim-sim@163.com
*麦麦提·吾休尔(1973——)、男、维吾尔族、新疆莎车县人、讲师、新疆大学人文学院2003级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维吾尔现当代文学研究。

本文由www.304.com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对维吾尔艺术学的外来影响主要来源于阿拉伯、

关键词: www.304.com